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社会责任

社会责任刘兴亮不讨喜的「科技向善」

发布时间:2019-11-11 19:12:16 编辑: 浏览次数: 打印此文

  腾讯全新的使命与愿景为「用户为本,科技向善」,并将公司价值观更新为「正直、进取、协作、创造」。

  总共有三次。第一个版本是在2003年,公司使命与愿景分别为「用户依赖的朋友、快乐活力的大学、领先的市场地位、值得尊重的合作伙伴、稳定和合理的利润」与「创一流的互联网企业」。

  2005年,腾讯发布第二个版本使命与愿景,即「通过互联网服务提升人类生活品质」与「最受尊敬的互联网企业」。

  我认为第三个版本和前两个最本质的区别在于,前两者更多是在表达——我想从这个社会得到点什么,得到领先的市场地位也好,得到合理的利润也好,得到大家的尊敬也好,而新版本在表达——我想为这个社会做点什么,我想用科技的力量带给用户更多的幸福感,带给更多的善意,带给社会更多的福利……

  前两天,参加腾云峰会,有嘉宾在论坛上直言道:承担社会责任,这是作为一家企业尤其是腾讯这么大的企业本身就该做的事,有什么必要讲出来、大肆宣扬的吗?

  在腾讯的活动上表达这样的观点, 确实让人「耳目一新」,我相信也有很多人是这种想法,但我实在不能苟同。

  哪有那么多「本应该」。一家科技公司,把「向善」提升到公司使命与愿景的高度,这不只是代表他们重视这件事,而是意味着他们把这件事的优先级排在了第一位。

  举个例子,所有关注我公众号的人,都可以称之为我的粉丝。然而,一个偶尔翻到了才看一眼我文章的粉丝,和一个把我的账号置顶,每篇都赞赏、评论、转发的粉丝,对我来说意义能一样么?当然有本质的区别。

  同样的,一家把科技向善作为公司使命与愿景的公司,和一家什么时候想起来了才去做点好事的公司,对于社会的贡献和价值能一样么?答案显而易见。

  在文创领域,我去过好几次腾讯在敦煌、长城、故宫举办的活动,了解到腾讯运用领先的新文创和科技能力,助力中国超级文化IP,打造出了许多现象级的文化创新服务,让传统文化在数字时代特别是青年中更好地传播和传承。

  在11月9号的腾云峰会上,腾讯集团副总裁、腾讯影业CEO程武的一段话打动了我:「在用互联网科技传承与激活传统文化的过程中,很多时候都是费力又不赚钱的,是什么推动我们继续做下去?我想就是今天峰会要讨论的主题:在数字世界安然栖居。身处一个前所未有的变化时代,站在新世界的门口,焦虑与期待交织,但我相信,人性善良的底色会引领我们找到心之居所。」

  在公益领域, 我于10月20号去四川邛崃陶坝村参加了一场乡村版的互联网大会——数字乡村战略模式下的「腾讯为村模式」研讨会。全国关心为村的朋友聚于一堂,探讨乡村振兴。这是腾讯做了十年之久的公益项目。想了解更多可以看我写的《乡村不再「失联」》这篇文章。

  在前沿技术领域,腾讯优图实验室的「跨年龄人脸识别」寻人能力,帮助寻回多名被拐 10 年以上的儿童。腾讯还打造了「会救命的 AI」,如 2017年推出的 AI医学影像产品「腾讯觅影」,利用人工智能对疾病风险进行更准确的识别和预测,帮助临床医生提升诊断准确率和效率。

  在游戏领域,作为游戏业当之无愧的巨无霸,今天的腾讯游戏却主动变得越来越「暗淡」,不再提及闪耀的经营数据。近一年来,腾讯在未成年保护工作上,付出了巨大的人力、财力,拿出了业内最严苛的处理态度。

  2017年起,腾讯先后推出「成长守护平台」、「健康系统」和「主动服务工程」,率先应用「公安实名校验」、「人脸识别验证」等新技术,形成了国内最严格、覆盖环节最全面的防沉迷体系。今年内,腾讯将把旗下所有游戏都接入到系统中,不能接入的一律停运、下架,确保未成年人得到有效保护。

  在我的视频节目《亮三点》05期中,洪泰基金创始人盛希泰表示不会投资摩拜,原因是胡玮炜说的一句话:「如果失败了,就当做公益」。

  对于腾讯也一样,如果我们是腾讯的投资人,我们要的不是一家全心向善的企业,我们需要的是一家能给我带来投资回报的企业,这是商业伦理。因此,这个愿景对于投资人来说不讨喜。

  而如果我们是用户,讲真,腾讯的愿景变不变,变成什么样,大部分人一点都不care,这件事的影响力远远不及微信改次版,比如增加一个朋友圈三天可见啥的。而关注这件事的那一小撮人中还不乏一些人觉得腾讯是在吹嘘自己,是伪善等等。

  如果我们是合作伙伴,我们需要的不是一家很佛系地天天和我们念叨说要向善,对我们指指点点,替我们做价值判断的企业,我们需要的只是能带给我们经济效益的企业。

  我认为,腾讯提出的科技向善,并不是表面化的去强调做好事、为公众和社会服务,更多的是一种对自我的约束和对企业方向的控制(朝着善的方向走,也许短期看不到什么效益,但结果一定不会差)。

  你可以理解为这是在立flag,让全社会来监督它,「人设」都立好了,每一个腾讯er肯定都要拼命维护它,由外部向内部施压。

  有人觉得腾讯的「科技向善」和谷歌的「不作恶」是一回事,其实差别真的很大。你有没有想过,为什么谷歌要用一种否定的形式来讲出,而不是用be good的方式直接肯定?

  那谷歌的「不作恶」就意味着他只要不在B区域里就可以,除了恶之外的,善以及还有那些无法判断的都可以做,这种空间的弹性就很大。而腾讯的「科技向善」就很「为难」自己了,这意味着它要努力无限趋近于A区域,如果稍稍远离可能就会遭人诟病,言行不合一。

  那些欠着用户押金、拖着供应商货款的公司先把钱还了才是正经事儿;那些还在巨额亏损的公司,先想办法盈利才是正事儿;那些取得了阶段性盈利的公司先把阶段性三个字去掉才是正事儿……

  因此,在中国,有资格把「向善」作为愿景的科技公司寥寥无几。而有资格的这几个公司里,目前也只有腾讯勇敢地竖起了这面大旗。

  企业文化